【山西瑞芝】中醫之“氣”六議之五 | 中國氣學

[復制鏈接] 0
回復
2911
查看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匿名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匿名  發表于 2019-4-6 17:08:49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依照中國氣學,宇宙統一于氣,但呈現出多層級的存在,如形、氣、神(心神)和本心四級。各層級雖相互滲透,普遍聯系,但各占一個領域,各有自己的一片圖景。這是對宇宙存在的縱向劃分,超出了物質、即形的范疇。
  •氣的一個重要特征是顯示功能動態。以氣的觀點看世界,人們會著眼于萬物在氣化流行中呈現出來的動態之象,而不是以構成材料為本位的靜態之體。這就使中國哲學和藝術所描摹的世界主要是一個“象”的世界,而不是“體”的世界。
  •氣具有承載和傳遞信息的功能。而氣充滿太虛,暢通萬物,是一個徹底聯通、徹底交融的整體。宇宙中任何一點發生的情況,都會以信息的形式傳遞到宇宙的每一個角落,以致宇宙中任何一點都承載著整個宇宙的信息。這就是宇宙全息。
  依照中國氣學,宇宙統一于氣,但呈現出多層級的存在。它們基本上分為兩大層級:有形之物和無形之氣。在無形之氣中,又有普通之氣和心神之氣的劃分。在心神之氣中,本心之氣又統馭識心之氣。實際上有重大意義的劃分,應是形、氣、神(心神)和本心四級。而這四個層級雖相互滲透,普遍聯系,但各占一個領域,各有自己的一片圖景。
  如果從科學研究來看,它們應各是一個大的學科門類。這樣的劃分是對宇宙存在的縱向劃分,而西方近代科學則基本上沒有超出物質、即形的范疇。而且,對形的認識,也不應把西方近代科學所采取的方式視為唯一的認識方式。
  就直觀可察的宇宙來看,無形世界與有形世界是融為一體的。古代中國人由于推崇氣,因而對這個形氣相融的世界,形成了自己獨特的圖景。
  “空間”是氣存在和運動的形式
  首先引起我們興趣的是,古代中國所理解的空間,不是與物事分離而容納萬物的絕對空間,而是氣存在和運動的形式。空間的分布和樣態,完全以氣的運動為轉移。氣存在和運動的特性,就是空間的特性。
  老子說:“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虛而不屈,動而愈出。”(《老子》第5章)張載也說“太虛即氣”,“太虛無形,氣之本體”。(《正蒙·太和》)表明天地之間是永不窮竭的氣。氣化流行,生生不息,這就是氣學所理解的空間。正是在這樣的思想指導下,在中國傳統的繪畫作品中,絕沒有籠罩在景物之外而左右景物的空間框架。畫家所追求的是,以美的線條表現那流動的氣韻。作品的空間就是景物生命的律動、過程和存在方式。舞臺表演藝術中,戲劇情節中的空間也是依靠角色的動作來表現。中國藝術的空間特點表明,中國傳統觀念起主導作用的空間是“太虛即氣”和氣化流行,并非《墨經》所界定的“宇,蒙東西南北。”
  中國氣學認為:“虛空皆氣。”(王夫之《正蒙注·太和》)“有形亦是氣,無形亦是氣。”(王廷相《慎言·體道篇》)“通天下一氣耳。”(《莊子·知北游》)這就決定了中國氣學把世界看成是一個徹底開放的自然演進的統一整體。
  中西方的整體世界有本質差別
  古中國與古希臘雖然都強調宇宙的整體性,但有著本質的差別。西方古代的整體世界,是由形形色色的實體物質布置起來的,由實體存在加虛空所構成。依照原子論,實體物質的構成基礎是硬邦邦的原子。原子堅滿密充,不可分割,不可切入。原子之間,界線分明,互不相容。中國的整體世界則是氣的世界,氣細無內,大無外,因而四達并流,柔韌飄逸,容納一切有形之物。而有形之物亦為氣所成,所以無不清澄剔透,疏朗通達。那作為宇宙本體的氣,由于無形無厚,故無不充滿,無不融透。
  《管子·心術上》說:“無形則無所抵牾,無所抵牾,故遍流萬物而不變。”王充說:“天者,普施氣萬物之中。”(《論衡·自然》)河上公說:“布氣天地,無所不通也。”(《老子》第25章注)王弼說:“氣無所不入。”(《老子注》第13章)這樣,就構成了一幅物在氣中,氣在物中的圖景。萬事萬物借助于氣建立的聯系,沒有任何界線、任何阻擋,構成一個真正融會貫通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中,任何一個局部的細小變化,都會引起世界整體的相關反應,可謂“牽一發以動全身”。因為氣無間隙,無論遐邇,無不通連。《淮南子·本經訓》說:“天地之合和,陰陽之陶化萬物,皆乘一氣者也。……由此觀之,天地宇宙,一人之身也,六合之內,一人之刑也。”正是因此,中國氣學十分強調世界整體的普遍聯系,不僅關注有形可見的聯系,尤其注意發現無形不可見的氣的聯系,如事物之間的相關感應聯系、同時性聯系等。
  總之,古希臘所理解的整體是由堅硬實體組合而成的整體,整體的基礎是作為組成部分的實體,因而主張從實體構成看整體。中國傳統哲學則認為世界為一氣所貫,一切事物都處在氣化流行之中,所以整體的基礎是氣和氣化,須以氣化流行、宇宙一體的大視野來看待事物的整體性。
  氣體現了時間的流動性,也體現了時間的不可分割。氣的宇宙整體觀與天人合一、主客相融的思想完全契合。以氣的觀點看宇宙,八極六合融融一氣,天地萬物和然無對。人作為天地中的一員,自然應當放達胸襟,自覺地去與世界相融。而且,由于氣道合一,得氣即為得道,故與氣合一,就是與真理相合。莊子說:“天地與我并生,而萬物與我為一。”(《莊子·齊物論》)明道先生說:“學者須先識仁,仁者渾然與物同體。”(《二程遺書》卷二上)應當說,是氣體現了,也促成了中國哲人的這種精神追求。由于“無所抵牾”,“與物無對”,故中國傳統哲學提倡順物自然和“直參造化”的認識方式,中國傳統美學則要求藝術家盡心表現自然的空靈疏朗和元氣流蕩的動勢,創造虛實錯落、悠遠深邃的意境。
  氣學和原子論都認為,世界處于永恒的變化之中。可是氣的運動與原子的運動有很大的不同。依照古希臘原子論,運動必須在虛空中進行。這就意謂有離開實在的絕對空間,顯然與“太虛即氣”是兩種觀念。因此,原子的運動不外乎機械的位移和原子的結合與分離,其運動皆呈直線。氣則不同,氣無形,細無內,大無外,故談不到機械的位移,也談不到真正意義上的結合與分離。
  氣的運動在于自身或促成他物依時間的方向,在性質上發生自然的演進與生化,故稱氣化流行。在氣化流行的過程中,氣的另一個作用是傳遞信息,所以說,氣是有靈性的。氣柔韌無間隙,充滿太虛,故氣的整體性運動表現為循環或曲線波動,而氣的運動帶動整個宇宙的運動。
  《易經》泰卦九三爻辭:“無平不陂,無往不復。”這是中國人對宇宙運動的基本觀念。《莊子·庚桑楚》:“行不知所之,居不知所為,與物委蛇,而同其波。”《呂氏春秋·圜道篇》:“精氣一上一下,圜周復匝,無所稽留。”張載:“若陰陽之氣,則循環迭至。”(《正蒙·參兩篇》)羅欽順:“氣本一也,而一動一靜,一往一來,一闔一辟,一升一降,循環無已。”(《困知記》)氣概念與古希臘的原子概念還有一個根本性的不同,就是古希臘的原子概念是哲學家思辨的產物,而氣概念是先賢通過內觀體驗切身所得,具有直接的現實性。
  氣生成的世界具有全息特征
  氣的一個重要特征是顯示功能動態。以氣的觀點看世界,人們會著眼于萬物在氣化流行中呈現出來的動態之象,而不是以構成材料為本位的靜態之體。這就使中國哲學和藝術所描摹的世界主要是一個“象”的世界,而不是“體”的世界。
  張載說:“凡可狀,皆有也。凡有,皆象也。凡象,皆氣也。”(《正蒙·乾稱》)一切有形的呈現都是象,象的本質是氣,是氣化造作的結果和氣化過程的顯示。因此,象雖有形,但既然稱象,著眼點正在其“可狀”,即流動的形象和狀貌。張載又說:“所謂氣也者,非待其蒸郁、凝聚、接于目,而后知之。茍健順動止,浩然湛然之得言,皆可名之象耳。”(《正蒙·神化》)他認為,除感官接收之“有”為象以外,氣的運作使人非靠目接而通過內觀體驗所獲得的知覺(“浩然湛然之得言”),亦可稱“象”。這種“象”則更為明顯地不是指“體”,而是指氣的流蕩了。
  氣具有承載和傳遞信息的功能。而氣充滿太虛,暢通萬物,是一個徹底聯通、徹底交融的整體。所以,宇宙中任何一點發生的情況,都會以信息的形式傳遞到宇宙的每一個角落。于是,經過信息的往返傳遞,以致宇宙中任何一點都承載著整個宇宙的信息。這就是宇宙全息。
  宇宙全息的思想在《周易》和歷代哲學著作中多有表述。六十四卦實即一個宇宙全息的符號模型,每一卦都蘊含其他六十三卦。《管子·白心》說:“道者,一人用之,不聞有余;天下行之,不聞不足。此謂道矣。”氣作為道,它的全部信息提供給一個人用,“不聞有余”,提供給全天下用,“不聞不足”。這表明,一人之信息與天下之信息相等。可見,氣(道)生成的世界,在信息上具有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的特性。
  為此,中國古代學者都把藝術地再現世界的全息特征作為一條重要的美學原則。請看,西晉陸機:“觀古今于須臾,托四海于一瞬。籠天地于形內,挫萬物于筆端。”(《文賦》)東晉王微:“以一管之筆,擬太虛之體。”(《敘畫》)北宋蘇軾:“靜故了群動,空故納萬境。”(《蘇東坡集》前集卷十《送參寥師》)清人石濤:“一畫收盡鴻蒙之外。”(《畫語錄》)他們要求藝術家在不大的畫幅或不長的詩文之內,通過對有限景物的描繪,形象地映照出無限的宇宙,使讀者的心靈與世界的本體接通,從而上升到一體天地,齊生萬物的境界。
  在有限之中藝術地凝聚無限,這種情趣和意境追求恰恰是天人一體、宇宙全息思想在美學領域的表現。如何做得到?全靠對氣的點染。
  全息是整體的一個重要性質,標志整體的水平。整體的水平越高,其全息的性能越強。氣學為中國古代各個學術領域的全息系統觀提供了論證。
詳細內容請參閱《中國象科學觀》,增訂本,學苑出版社2016年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企鹅排球